NBA球星被警察打断腿险丢小命,揭示了点燃美国的为何是黑人之死,而不是十万新冠亡魂

2018年1月26日凌晨两点,在密尔沃基市南部的一处空旷的停车场里,23岁的斯特林-布朗(NBA雄鹿队球员)被多位警察包围。

这是一位美国黑人所能想象的更危险的处境。

NBA球星被警察打断腿险丢小命,揭示了点燃美国的为何是黑人之死,而不是十万新冠亡魂

事情的起因其实根本不是什么严重犯罪。警察在巡逻时看到违规停放的奔驰车,布朗从店铺走出来,准备上车,警察上前拦住他,要看他的证件。

布朗不愿配合,希望警察给出理由,而警察立刻炸毛,吼道:“你离我远一点!你不觉得自己有问题吗?!”

布朗说:“你也别碰我。”

警察说:“你觉得占了三个车位这种停法没问题吗?”

警察不肯放布朗走,并叫了增援。警察问布朗姓名,布朗如实回答。警察又说:“这都是很简单的盘问……”

布朗说:“我也回答了……”

警察说:“我问你的问题都是合法的,但你看我的眼神就像是我脑子上长出了什么东西一样……你别挑衅我。”

NBA球星被警察打断腿险丢小命,揭示了点燃美国的为何是黑人之死,而不是十万新冠亡魂

布朗此时才有动作,他弯了一点腰,对警察说:“我挑衅你了?拜托,别这样。”

警察说:“你就是挑衅我了,我让你后退你没退。”

的确,布朗全程站在奔驰车前一动未动,平静地回答问题,这就被警察解读为挑衅。这位警察在后来的报告中写道:“我不断要求布朗后退,但他的举止对我威胁很大。”

增援警车来了一堆,连警察自己都惊讶了,自言自语道:“我只说来一辆就好了……”

NBA球星被警察打断腿险丢小命,揭示了点燃美国的为何是黑人之死,而不是十万新冠亡魂

随后,在多对一的情况下,警察要布朗不要把再手放到口袋里,他配合地亮出了双手。

但当布朗重新把手放回口袋,警察立刻制止,要求他把手拿出来,布朗有些恼火,说:“别这样,我手里有东西呢。”

而这句话就足以让事态升级了。几位警察迅速采取了暴力手段将布朗压倒在地,其中一人大喊:“电击枪!电击枪!电击枪!”

NBA球星被警察打断腿险丢小命,揭示了点燃美国的为何是黑人之死,而不是十万新冠亡魂

很快,布朗发出了一阵阵惨叫。一位秃头白人警察跪在他身上,对他进行了数次电击。制服布朗后,警察将他铐了起来,宣布逮捕。

布朗被捕的过程被警察的执法摄像仪全程记录下来,而当这段视频在几个月后被公布,全美都震惊了。

刁难布朗的白人警察没说错,布朗看他的眼神的确像是他脑子上长出了什么东西——那就是四个大字:种族歧视。

布朗应该感到庆幸,他没有因为这次遭遇丢掉小命。他的身高、他的肤色、他的穿着、他的态度,都成为一种威胁因素,让警察可以毫不犹豫地对他使用暴力。

NBA球星被警察打断腿险丢小命,揭示了点燃美国的为何是黑人之死,而不是十万新冠亡魂

在布朗被捕的几天后,面对雄鹿的抗议,密尔沃基警察协会会长麦克-克里维洛发声明指责市长没有态度强硬地“支持警方”,还称布朗在这件事里“看起来是彻底犯错了”。

直到视频被公布,事情才出现反转,密尔沃基警长公开进行了道歉,但他向外界透露的信息很少,警方究竟有没有处理施暴的警察也是个谜。布朗则发声明说自己将会采取法律手段跟密尔沃基警察局打官司,要市政府的书面道歉。

两年过去了,关系还在进行。密尔沃基市政府一直在努力保持低调,但布朗的律师主动透露,政府提出了40万美元的和解条件,被他们拒绝。案件仍在进行,布朗不知何时才能要回自己的“公道”。

警察暴力执法的体系化

布朗的遭遇并不是个例。

全美50个州,上万个警署,无数执法人员。种族主义的侵蚀、不担责的体制,让布朗的遭遇成为美国每一个黑人的日常。

暂不提在种族主义更明目张胆的时代的黑人处境,就算是“过上好日子”的NBA球员,也会被警察威胁生命。

2015年4月,尚在老鹰效力的萨博-塞福洛沙和队友安蒂奇去了一家纽约夜店,因为现场出现了与他们无关的冲突(也涉及到另一位NBA球员克里斯-科普兰德),警察前来清场的时候,他俩走得慢了点,就跟警察杠了起来,遭遇暴力执法,塞福洛沙左腿被打骨折,赛季报销。

NBA球星被警察打断腿险丢小命,揭示了点燃美国的为何是黑人之死,而不是十万新冠亡魂

当时塞福洛沙和安蒂奇都被提起了诉讼,他被指控的罪名也属于黑人口袋罪的典型:抗拒逮捕(跟布朗的寻衅滋事类似)、妨碍政府管理、扰乱社会治安。

律师一度劝塞福洛沙接受认罪协议,但塞福洛沙坚持要出庭,更终他被判无罪。很快,塞福洛沙也将纽约市政府和涉事的8名警察告上法庭,官司打了一年半,更终他接受了纽约警局400万美元的和解,纽约市政府和警局都没有道歉。

如今,当他看到乔治-弗洛伊德在光天化日之下被警察跪压致死,也心有余悸地说:“我太害怕了,那个人可能是我。”

<img alt=\"NBA球星被警察打断腿险丢小命,揭示了点燃美国的为何是黑人之死,而不是十万新冠亡魂\" src=\"http://sports.163.com/20/0603/07/https:/cms-bucket.ws.126.net/2020/0603/19aeee6cp00qbbm9600x8c000pa00gxc.png?imageView&thumbnail=550×0\” />

塞福洛沙也表示,美国警察对黑人的暴力执法,并不是“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”的问题,而是由来深刻的文化病态。

当社会病入膏肓,而当权者视而不见,暴乱的结果对于很多黑人来说并不是意外。有研究指出,现有的针对警察使用暴力的规定和政策,对警察的限制实在太少了。

比如不去没有要求警察在可能的情况下通过与对方沟通、保持距离等办法消除紧张事态,避免使用武力;允许警察对平民扼喉,哪怕在很多情况下完全可以使用致命程度更小的办法。

整个司法体系对于警察暴力执法的鼓励已经渗透到方方面面。像跪杀弗洛伊德的白人警察肖文,有接近二十桩民众投诉被记录在案,但他从来没有遭到任何惩处。如果不是因为有社交网络,他跪杀黑人很可能就只是一个地方话题,根本不会引来全国反响。

对过度执法不罚或轻罚,是警察系统的传统。即便一些警察因为种族争议被炒,很大一部分也能重新被政府安排上岗。法庭上“合理恐惧(reasonable fear)”的举证标准,也让警察总能轻松脱罪。

NBA球星被警察打断腿险丢小命,揭示了点燃美国的为何是黑人之死,而不是十万新冠亡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